<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現在的位置: 北京新發展集團 >> 重要信息 >> 行業動態 >> 正文
                  政策且看且行 降準仍存可能                

                    英國公投選擇脫歐之后,全球央行聯手寬松預期升溫,加之年中時點流動性邊際趨緊,再度引發市場對央行降準的期待,貨幣寬松會否加碼也成為近期市場熱議的話題。

                    有機構認為,英國脫歐事件令人民幣貶值壓力和資本外流壓力增強,后續或導致流動性緊張局面,央行降準的必要性有所上升;此外,在經濟仍顯疲軟的背景下,隨著6、7月份CPI的逐步回落,也將進一步打開貨幣政策寬松的空間。但也有市場人士認為,供給側改革需要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且貨幣政策寬松仍受制于匯率貶值、通脹上行、金融市場去杠桿等壓力,未來一段時間內貨幣政策維持穩健仍是大概率事件。

                    綜合機構觀點來看,半年末資金面表現超預期,短期內實施降準的迫切性不是很強。但若未來經濟下行勢頭加重,匯率大幅貶值導致流動性承壓,也不能排除央行通過降準對沖流動性和刺激經濟的可能性。

                     降準話題重回公眾視野

                    6月下旬以來,受月度繳稅、季末MPA考核、英國退歐事件沖擊、人民幣貶值壓力攀升等多重因素影響,資金面壓力有所加大,盡管央行不斷加大投放力度馳援流動性,但半年末資金面仍呈現邊際趨緊的狀態,由此引發市場對降準的期待。

                    從國內資金面表現來看,6月中上旬,市場資金面持續保持寬松,貨幣市場利率穩中有降,銀行間7天期債券質押式回購移動平均利率一度降到過去半年多的最低水平。但20日午后貨幣市場“畫風突變”,隨著跨月資金需求不斷涌現,資金面仍出現季末前的季節性緊張跡象。

                    Wind數據顯示,上周(6月20日至26日)央行開展7天期逆回購共計6600億元,投放量創五個月新高,當周實現凈投放4100億元,不過貨幣利率仍有所上行。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方面,隔夜利率上行近2BP至2.01%,7天、14天加權平均利率分別上行約9BP、23BP,至2.38%、2.98%。

                    除年中時點資金面邊際趨緊外,一些業內人士認為,英國退歐事件也為貨幣邊際寬松增加了催化劑。上周五英國公投結果公布后,人民幣短期出現快速貶值,6月22日至28日短短5個交易日內,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大幅下調逾870基點,最低探至6.6528元,創2010年12月以來的新低。

                    申萬宏源證券即表示,為對沖資金流出及經濟下行壓力,預期歐元區和英國都將采取更加寬松的貨幣政策;全球金融市場風險加劇,導致美聯儲的貨幣政策也將更加謹慎;我國貨幣政策保留了降準降息的可能,英國脫歐帶來的沖擊將使得降準的概率大大增加,如果需要,也不排除降息的可能。

                    短期降準或無必要

                    盡管諸多市場人士對降準乃至貨幣寬松加碼充滿期待,但也有觀點認為,在央行的持續呵護下,資金面重回平穩格局,短期降準并無必要;而考慮到供給側改革需要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且貨幣政策寬松仍然受制于匯率貶值、通脹上行、金融市場去杠桿等諸多壓力,中期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也不會輕易改變。

                    從資金面表現來看,隨著逆回購加碼,資金市場已逐步平復至均衡狀態。本周以來,央行加大公開市場投放力度,周一至周三分別實現凈投放1000億元、700億元、600億元。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方面,本周以來隔夜利率下行約1BP至1.99%,7天加利率上行約1BP至2.39%,14天利率則下行17.5BP至2.92%,顯示市場預期已趨于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央行公開市場7天期逆回購利率始終穩定在2.25%水平,以1天和7天回購利率為代表的貨幣市場利率也超級平穩,業內人士認為,這也彰顯了貨幣政策在利率走廊管理層面的“穩健”。

                    一些機構認為,考慮到跨月資金面無大幅波動風險,同時人民幣貶值壓力、金融市場去杠桿、通脹上行對貨幣政策仍有掣肘,短期央行降準的可能性并不高。如國金證券表示,國內貨幣政策大幅放松的概率不大。一方面,近期美元和日元大幅走強,在人民幣貨幣籃子中,美元和日元權重占到約40%,而歐元和英鎊合計占25%左右。這樣一來,人民幣總體還是有貶值壓力。另一方面,放松貨幣目前只能推升金融機構杠桿,難以完成脫虛向實的目的。

                    “無論從短期調控還是中長期結構轉型需求來看,近期降準的可能性都較小。”中信證券)表示,對我國資本市場而言,英國退歐的實質影響集中于匯率,其余資產經歷動蕩后更看基本面;對于全球資本市場,退歐的直接影響是美元流動性收緊,這也將引發國內流動性收緊,或表現為外匯占款下降,但考慮到降準等總量寬松政策與供給側改革并不兼容,因此預計壓力仍將體現在短期市場流動性和利率水平上。

                     未來降準并非全無可能

                    綜合機構觀點來看,倘若未來經濟增速持續下滑,人民幣匯率貶值導致資金外流重新加劇,央行降準也并非全無可能。

                    中金公司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目前市場對年內貨幣市場利率的看法基本是一半認為會下降,一半認為不會下降:48.7%的投資者認為“央行依然堅持‘穩健’,下半年貨幣市場利率明顯變化的概率很小,將繼續保持目前水平”;34.8%的投資者認為“如果美聯儲不加息,人民幣貶值壓力下降,央行可能會考慮經濟環境適度引導貨幣市場利率下行;16.5%的投資者認為“無論人民幣貶值壓力是否明顯,央行下半年將引導貨幣市場利率下降,從而引導融資成本下降”。

                    從客觀因素上看,貨幣政策的掣肘因素的確有所減弱。如中金公司所言,CPI階段性走弱而PPI轉正還需要時間,M2由于高基數而階段性走弱,匯率風險在美聯儲加息慢于預期及G20之前階段性緩解,海外動蕩導致防風險重要性提升。

                    “預計貨幣政策可能仍以穩健為主,維持匯率穩定的同時,通過MLF、SLF、公開市場操作等工具對沖,但如果匯率大幅貶值導致流動性承壓,降準可能性上升。”海通證券表示。

                    華創證券則補充稱,若人民幣貶值壓力大增,外匯占款大幅下降,央行用公開市場操作已經無法對沖流動性緊張,也許會降準。但如果是這一情形,央行的降準也只是對沖流動性的緊張,而并非主動的放松。



                1. 上一個文章:


                2. 下一個文章:

                3. 2016/6/30 11:18:40   

                  版權所有:北京新發展集團 Copyright(C)2011 Corporation All Ris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7792號 Tel:010-69376291
                  青青青草国产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