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sub id="3z7zr"></sub>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現在的位置: 北京新發展集團 >> 重要信息 >> 行業動態 >> 正文
                  創業,為何贏者恒贏?                

                    前言:今天先不說區塊鏈,來看看世界運作的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同樣一個作者,不同的筆名為什么銷量千差萬別?為什么起步的優勢導致后續產生的差距越來越大?這對于我們每個人有什么啟示?對于藍狐筆記來說,其中一個重要的啟示是:如果某個領域別人已確立先發優勢,追趕是徒勞的。更重要的是找到新的領域,建立屬于自己的先發優勢。本文來源于ofdollarsanddata.com,作者是 Nick Maggiulli,由藍狐筆記 社群 “Chanteur” 翻譯。

                    在20世紀70年代后期,出版界有個觀點:一個作者每年出版的書不應多于一本。該觀點認為,每年出版一本以上的書籍會淡化作者的個人品牌。然而,對于Stephen King來說,這成了一個問題,他以年均兩本的速度寫書。于是他決定以Richard Bachman的筆名出版他的其他作品,而不是放慢速度。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King出版的每本書都賣出了數百萬冊,而Bachman則不那么為人熟知。King成為了一個傳奇,而Bachman誰也不是。然而,當華盛頓特區一個名為Steve Brown的書店職員注意到King與Bachman的寫作風格相似時,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面對證據,King承認了事實,并在幾周后同意接受Brown的采訪。《The Click Moment: SeizingOpportunity in an Unpredictable World》一書中講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在1986年,這個秘密被公布之后,King以自己的真名出版發行了所有Bachman出版的作品,這些書在暢銷排行榜上的名次猛升。《Thinner》在首輪就售出了28,000份——這占到了Bachman所有書中的大部分,并且高于其他作者的平均水平。但是,當公眾知道Bachman是King時,Bachman的書銷售量迅速達到了300萬份。

                    這種現象也不是Stephen King所獨有的。J.K. Rowling用筆名Robert Galbraith出版了一本名為《The Cuckoo’s Calling》的書,結果被一個用計算機進行高級文本分析的人發掘了出來。

                    在公眾發現Galbraith是羅琳后不久,《The Cuckoo’s Calling》在亞馬遜暢銷排行榜上排名第三,銷量增加超過150,000%,之前僅排名第4709位。

                    King和羅琳對臥底寫作的曝光揭示了關于成功和社會地位的嚴酷事實 - 獲勝者繼續獲勝。 這個想法在形式上被稱為累積優勢或者馬太效應,并且解釋了那些以相對于其他人,有優勢開始的人可以長期保持這種優勢。

                    這種效果也被用來描述音樂如何流行,也適用于任何可能導致名譽或社會地位的領域。我通過閱讀Michael Mauboussin的《TheSuccess Equation》發現了這個概念,他寫道:

                    “馬太效應解釋了為什么幾乎在同一地點出發的兩個人最終會相隔十萬八千里。在這些系統中,初始條件很重要。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同是一個人,King和羅琳能賣出數百萬冊,而Bachman和Galbraith(換個筆名)卻不行,盡管這些書的質量相差無幾。雖然我發現了這些軼事和其他有用的東西,但我們仍可以用一個簡單的模擬場景來說明什么是累積優勢。

                    首先,想象袋子里有400顆彈珠,一共4種不同顏色:黑、藍、紅、綠,每種顏色的彈珠各100顆。現在,我們隨機繪制一個顏色,并將該彈珠添加到相同顏色彈珠的袋子里。

                    例如,我們在第一輪畫了綠色,那第一輪結束時袋子里就會有101顆綠色彈珠,其余顏色彈珠數量不變。然后我們重復上述操作40輪以上,結束游戲。

                    這個游戲的模擬圖大致如下(注意:顏色代表每輪中的彈珠比例):

                    如你所見,各種顏色的彈珠比例變化很小,因為每輪添加的彈珠規模(1顆)相對于起始彈珠總數(400)很小。在任何一種顏色的1000次模擬中,第40輪最終比例的分布可能如下圖所示:

                    正如我們預期的那樣,沒有先發優勢的最終平均占比是25%,而且標準差很小。

                    然而,如果我們操縱比賽,給予某種顏色一定的先發優勢后再開始呢?比如,我們不在每一回合中增加1顆彈珠,而是每回合增加100個彈珠。

                    如果這樣,那在第1輪結束時,其中一種顏色的初始比例會變為40%(200/500),其余顏色的比例為20%(100/500),這就形成了20%(40%-20%)的先發優勢。在某一次模擬中,綠色被賦予了先發優勢,可能看起來像這樣:

                    正如你所看到的,綠色部分從一個巨大的領先開始,并且一直領先。如果將上述過程模擬1000次,領先顏色(即綠色)的最終比例分布可能如下所示:

                    憑借20%的先發優勢,最終綠色的占比顯著增加。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種優勢只是在第一輪給出的,剩下的輪次都交給了概率。如果我們繼續增加先發優勢的規模,優勢顏色的最終占比也會繼續增加:

                    該模擬是為了說明:初始條件對于長期結果的最終確定十分重要。它可以是財富,或流行度,或書籍銷售。這些結果中的大部分會受到偶然事件的很大影響。

                    在美國,我們傾向于認為大多數事情都歸功于努力工作,但是一些早期的幸運(或不幸的)小事件可能會產生持續數十年的影響。如果我們以這種方式看待運氣,它可以改變你看待你生活的方式......

                    我們模擬的世界

                    請想一想關于你自己的故事。在你可以生活的所有生活中,在你可以模擬的所有世界中,運氣在這個世界中扮演了多大的角色?你獲得收益超過了你的“公平份額”了嗎?你有沒有處理過(比大多數人)更多的掙扎?

                    我問你這個問題,是因為接受運氣作為你生活中的主要決定因素是觀察世界最自由的方式之一。為什么?因為當你意識到生活中偶然和意外好運的重要性,你才能停下來評判自己的成果,并開始關注你的努力。這是你唯一可以控制的東西。

                    我知道這一點,因為我比大多數人運氣好得多。如果我可以將我的人生經歷“重復”1000次,我將會身處在一個比現在更“難搞”的環境中。大多數與離異父母一起成長的中下階層的孩子,都沒有太大的機會進入頂尖大學,甚至只有更少的人能夠找到他們的熱情并且每天堅持。然而,我一直努力工作,這是我滿意的地方。

                    所以,不要把好運放在你的基座上,也不要因“運氣不好”而失望。因為對于每一個Stephen King來說,Richard Bachman都從未見過白天。是的,我們中的一些人天生比其他人更有優勢,而另一些人正好相反,但絕不應該讓這些來定義你努力的程度。

                    風險警示:藍狐所有文章都不構成投資推薦,投資有風險,建議對項目進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資決策。



                1. 上一個文章:


                2. 下一個文章:

                3. 2018/7/9 16:37:49   

                  版權所有:北京新發展集團 Copyright(C)2011 Corporation All Ris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7792號 Tel:010-69376291
                  青青青草国产费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